<nav id="gcgi4"></nav>
  • <menu id="gcgi4"><strong id="gcgi4"></strong></menu>
  • <menu id="gcgi4"><tt id="gcgi4"></tt></menu>
  • 媒體科大

    湖北之聲:贈人墨寶手余香丨專訪武漢科技大學張志清教授

    發布者:新聞中心發布時間:2019-01-23瀏覽次數:10

        武漢科技大學恒大管理學院的張志清教授連續五年將自己的書法作品寫成掛歷,當做新年禮物送給學生。這樣一位老師有著怎樣的情懷大愛呢,他的教育理念和人生態度又是怎樣的呢?

        張志清  管理學博士,現任武漢科技大學恒大管理學院教授、副院長,武漢科技大學信息管理與信息系統專業學科帶頭人和核心課程教學團隊負責人。主持和參加國家自科基金、國家社科基金、教育部人文社科規劃項目、湖北省自然科學基金等項目20余項,出版教材4部,發表學術論文100余篇。

        1   張教授是一個酷愛書法的人,對書法也有自己獨到的見解,您是什么時候開始練習書法的?

        張志清:如果說真正意義上的練習書法,那是近兩年的事情,大概是從2016年左右才開始規規矩矩地臨摹,以前就是喜歡而已。自己出生于農村,爸爸是高小畢業,在當時也算是知識分子了,每到過年,就有很多人拿著紅紙到家里寫對聯,從很小的時候就耳濡目染,對書法有了初淺的了解。那時候學習資源不像現在這么多,只要看到哪個老師的字好,就模仿著寫,尤其是上了高中,語文老師課講的好,字也寫得特別漂亮,就把老師的字當字帖,照著寫,那時不像現在的學生壓力大,有多余的時間琢磨別的事情,比如彈琴、唱歌、寫字等等,我還用毛筆寫過作業,語文老師還很鼓勵。上了大學,就更有時間發展自己的業余愛好了,斷斷續續也有三十年了。

        2   您是1991年畢業于武漢鋼鐵學院金屬材料與熱處理專業,后來轉到信息管理與信息系統科研與教學工作,也是偏理工科的。學理工的在我們印象中應該是做實驗,搞科研比較多,像您這樣熱愛詩詞歌賦,書法文學的好像不太多,這是您與生俱來的一種愛好嗎?

        張志清:沒錯,從出身來說,我確實是一個典型的工科男,雖然后來跨界到相對軟一點的信息管理與信息系統專業,但我本身做的工作比較“硬”,主要是做計算機應用相關的工作,比如當前主流的大數據分析、物聯網、區塊鏈等領域的研究和教學工作。從我的觀察和理解來看,其實不太同意用理工科和文科來區分一個人,很多理工科的教授,如華中科技大學原校長楊叔子院士在十多年前就積極提倡人文素質教育,認為教育的目的是育人,而不是“制器”;南京大學物理學家、中科院院士邢定鈺也積極提倡在大學生中開展 “悅讀經典、博知雅行”之類的素質教育,數不勝數,他們雖然都是理工科,但自身都有很好的文學素養。我認為,知識和技能教育只能讓一個人掌握立足之本,屬于楊院士所說的“制器”范疇,而人文教育更多培養的是人的情懷、心胸和價值觀,屬于精神層面的,對一個人的工作和生活質量影響更大。當然這些認知都是隨著年齡的增長才慢慢體會出來的,以前就是把書法、文學、音樂、攝影等當作一種愛好,僅僅是喜歡而已,想法比較樸素。

        3   您曾經說過,中醫說書法是最好的養生方法之一,且不同的字體功效也不同,真的有這么神奇的效果嗎?能不能舉例說明?

        張志清:那是我轉發過的一個帖子,我覺得很有道理。中國的書法歷史悠久,從甲骨文、石鼓文、金文(鐘鼎文)演變而為大篆、小篆、隸書,一直到定型于東漢、魏、晉的草書、楷書、行書等,書法一直散發著藝術的魅力。中國書法是一種很獨特的視覺藝術,因為漢字的特殊結構,更能很好地展現文字的藝術性,西方的書法不具有這樣的特性。不同的字體展現了不同的性格和風格,也有一定的功效,比如當我心情有些浮躁的時候,就喜歡寫寫楷書,可以使人安靜下來;如果心情有些郁悶,則喜歡寫寫行書和行草,可以放縱下自己的心情,確實有一定的心理治愈作用。

        4   在這么多的書法作品中,您最喜歡的是哪一副或哪幾幅,您是怎么理解的?

        張志清:書法作品的內容選題非常廣泛,比如詩詞歌賦,名言警句等等,因為我是一個教育工作者,因此更喜歡具有深刻內涵和教育意義的內容。相對而言,《大學》、《道德經》和《師道》等內容是我比較喜歡的,因為在寫書法的同時,也是不斷學習和領會的過程,以《大學》為例,論述的是止于至善、修身治國平天下的思想,提出的“三綱領”(明明德、親民、止于至善)和“八條目”(格物、致知、誠意、正心、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至今都有很好的借鑒意義。如果從學書法的角度,喜歡《蘭亭序》、《圣教序》、《洛神賦》等字帖更多一些。

        5   還記不記得五年前是一個什么樣的契機讓您萌生出送自己的書法作品作為新年禮物送給學生的念頭?

        張志清:其實我送人書法作品有些歷史了,我覺得這也是一種社交方式,送的范圍比較廣,包括同學、朋友、學生甚至一些外籍人員。比較大范圍給學生,是出于對學生的教育目的,我會告訴學生書畫等藝術修養在專業學習的重要性,會用一些設計美觀和糟糕的系統界面引導學生,會告訴學生,培養自己一技之長的重要性和必要性。尤其是當我看到學生中90%以上握筆都不對,寫字姿勢錯誤,有的甚至影響到了身體,脊柱變性的不在少數,因此,只要有機會,我就會指正他們的寫字姿勢。在此我也希望廣大的中小學教師,一定要引導孩子們從小掌握正確的寫字姿勢。

        現在大家確實都很忙,但每天擠一點時間出來也是可以的,如果寫毛筆字沒時間和條件,可以用硬筆、軟筆,甚至可以用手指臨空意臨一下字帖,也是可以的,我覺得這是一種很好的休息方式。

        我沒有刻意的選擇學生,開始只是想把寫好的作品作為課堂討論的激勵給表現不錯的學生,后來有學生說,他們也想要,就會問他們喜歡什么內容,給他們定制,我對學生的需求基本上是有求必應。

        6   除了熱愛書法,您還愛好旅游和攝影是吧? 這對您的教育觀念,教學思路有沒有產生一些影響?

        張志清:我的愛好很多,除了書法,還喜歡旅游、攝影、戶外和音樂,我曾經利用七八年時間學習過古典、民謠和匹克吉他的演奏,我覺得愛好可以使人思想上積極向上,性格也變得陽光,生活的幸福感也會增強,也很容易和周邊人找到共同話題。在教學中,我會經常把一些重要的內容書寫出來,放進PPT,在制作MOOC時,我也會自己題寫課程名,真的是很不一樣的感覺。

        有時候學生舉辦相關比賽,我偶然做過評委。其實嚴格意義上說,我的書法還在入門階段,寫字的成分更多一些,離創作還有距離,攝影也是,更應該叫照相,談不上攝影。不過現在是矬子里拔將軍,最近學校一百二十周年校慶舉辦的書法和攝影比賽,給我了一個一等獎,確實很意外。

    聽眾提問

        1   張教授您在武漢呆了多少年?對武漢這座城市您有一個怎樣的評價?

        張志清:我是河北張家口人,1987年到武漢求學,然后留校工作至今,已經有30多年了,在武漢成家、立業,已經深深愛上了這座城市,也在積極的宣傳武漢,雖然她還有這樣那樣的不足。武漢的產業轉型做的很好,城市建設日新月異,很多外國友人都知道武漢的口號,“different everyday”,武漢確實有自己獨特的自然條件,尤其是武漢的公園、綠道等建設,絕對排在前列,我喜歡徒步,武漢的綠道我基本都走過了,特別好,我和很多朋友交流過,他們有同樣的感覺,在武漢生活的時間越長,幸福感越強。

        2   張教授,在您心目中,怎樣的老師才是好老師?

        張志清:“手拿戒尺,眼里有光”是我作為老師的座右銘,自己要以身作則,善于學習,要有尺度和溫度,不能對學生和學習無原則,但也不能輕易放棄學生,要善于引導。我在課堂上非常注意學生的眼神反饋,一旦覺得不對,我就會反思和調整自己的內容和方式。我是本校最早開始利用PPT進行授課的教師,也是第一批實踐MOOC的,時代在發展,個人必須要不斷學習和創新,才能教出好學生,帶出符合社會需要的學生。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I1MTQ2Nzk2Nw==&mid=2247486206&idx=1&sn=7f89a6960bfc31ee14448600f9f9d17e&chksm=e9f3cb2ede84423882ee30167cb35ba8ca57c48b598ba85d958b32c08b2af24ba66a8a2e05c6&mpshare=1&scene=23&srcid=0123w1fmhYgJBfRTgkBjLg1K#rd


    返回原圖
    /

     

    盈彩彩票